主页 > 新闻动态 >
关于我们 / ABOUT US
联系我们 / CONTACT US
腾达会玻璃材料有限公司
联系人:于波
联系电话:13068628996 13118899449
地址: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小塘东一街5号3楼
与大咖飙戏凭实力圈粉“闪光”小演员缘何“受
作者:腾达会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9 18:12

  近些年的热播剧中,涌现出不少闪光小演员。《风起霓裳》三位小演员演技惊艳,表演简历一个比一个厉害;《隐秘的角落》三位小演员被央视称赞为“大演员”;《庆余年》中小范闲与张若昀“撞脸”,形神兼备;《以家人之名》收视喜人,小演员撑起“半边天”……频繁出圈的小演员,有哪些成功秘诀?热播剧中不断刷脸,是如何成长的?少年成名,暗藏怎样的欢喜与忧愁?

  古装剧拥有广泛受众,也是童星“刷脸”的好机会,能极大地帮助小演员提升知名度。例如,湖南卫视独播剧《风起霓裳》,小演员们获得了网友们的盛赞。幼年琉璃由小演员爱克达扮演,冰雪聪明、伶牙俐齿,一出场便俘虏了观众,她在眉眼上与成年琉璃娜扎极为相似。小裴行俭由边程扮演,五官清秀,气质清新干净,小小年纪演技十分自然。最让大家惊艳的当属即将入宫的少女武则天,由童星苏魏舞出演,她年龄虽小,戏龄却不小,无论在举止还是形象上都十分贴合武才人。由此可见,选对小演员,对角色和作品,都是加分项。

  再往前看,《庆余年》中韩昊霖也在一开始便将范闲的人设立主,赚足了人气和口碑。他演的小范闲,既有小孩子天真纯萌的一面,也自带“小大人”的聪明和狡黠,说话一针见血,行走江湖能文能武。此外,《清平乐》中诠释小梁怀吉的康嘉泽以及小徽柔公主的苏伊可,也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;而且少年时期的扮演者边程、任敏组成的“怀柔CP”,网络讨论度一波赛过一波高。

  悬疑剧留给小演员的机会不多,但也有发挥空间。火爆全网的“爬山剧”《隐秘的角落》,虽有演技在线的秦昊、王景春、刘琳、张颂文等影帝影后,但也少不了荣梓杉、王圣迪、史彭元“三小只”添砖加瓦。荣梓杉将性格孤僻内向、有大量内心潜台词的朱朝阳演绎得淋漓尽致、游刃有余;王圣迪也很好地完成了对表面“傻白甜”、内在“心机女”的腹黑普普的刻画;史彭元饰演的严良在痞气、野性的外表下藏着热血与童心。三位无疑是2020年最具“黑马”气质的小演员。

  事实上,在众多题材中,都市剧对小演员的加持作用最为明显。就拿《以家人之名》来说,这部剧讲述了三个非血缘关系组成的兄妹家庭的治愈人生,但兄妹小时候的戏份也极具看点。幼年李尖尖的扮演者是小葱花,她是各大综艺的宠儿,将独属于孩子的天真与童言无忌诠释得活灵活现。萧李臻瑱演的小贺子秋懂事得让人心疼。而处于分裂家庭环境中的凌霄,则由徐崴罗表演,他的表演相对内敛。“三小无猜”的暖心日常为成年戏做足了前情铺垫。

  都市剧中,青少年更容易遇到与自身形象和气质相契合的角色,而且在“父辈”实力派演员的带动下,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化学反应。以柠萌影视的“教育三部曲”为例,《小别离》让张子枫、胡先煦、赵今麦等小演员走向了大众,《小欢喜》捧红了周奇、李庚希、郭子凡、刘家祎等小演员。待播剧《小舍得》则集结了单禹豪、刘楚恬、武泽锦熙等小童星,未播先火。

  通过盘点受宠小演员,我们发现了一些有趣而独特的现象。小演员“异军突起”,频频引发讨论,是内因与外因相互作用的结果。从内因的角度看,大致有三点:首先,形象出众,颜值在线,有的自身长相十分有观众缘,让人过目不忘,比如《风起霓裳》的小演员苏魏舞;有的小演员与成年演员形神兼备,让人不得不赞叹“神仙选角”,比如《庆余年》《都挺好》;还有的既讨喜又长得像成年演员,首播登场为剧集积攒了不少路人缘和口碑。

  其次,能出圈的小演员,大多具备超强的演技天赋和表演能力,他们演技基本都在线,控场能力很强。《隐秘的角落》总制片人戴莹就曾在采访说说过,选中王圣迪出演普普便是因为她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,从播出后的效果来看,王圣迪无论肢体表现还是眼神中透露出的“故事感”,都让人眼前一亮。

  再次,小演员们愿意努力和吃苦的精神也让无数人为他们打CALL,敬业程度堪比“小大人”,《以家人之名》中扮演的小贺子秋拖着大行李箱上楼梯、背着妹妹跳泥水坑等戏份都十分感人。《隐秘的角落》中王瑶打朱朝阳要为女儿报仇这场戏,荣梓杉受伤时崴到了脚,但他乐观的心态“受伤是人生必须要经历的磨难”,十分圈粉。

  外因则可以从市场和观众的角度来看:第一,从市场的角度来看,这几年来,流量明星成为众矢之的,高片酬“代言人”层出不穷,但演技却一直备受诟病,还时常发生“流量”与“烂片”倒挂等“扑街”景观,在这样的背景下,观众需要看到新鲜面孔,平台需要补充新鲜血液,小演员的机会自然而然多了。另一方面,在《风起霓裳》等剧中,流量演员入场之前,让小演员先吸一波粉,也不失为制片方的明智之举。

  第二,从观众的角度来看,相比站在风口浪尖上饱受非议的流量演员,人们对小演员的宽容度更高,评判标准没有大演员那么严苛。就拿“神似”这一选项来说,小演员只要眉眼与大演员相似,便是加分项,但对于大演员来说,这仅能获得“基础分”,三分靠基础,七分靠演技。

  通常情况下,小演员承担的是功能性角色,或扮演剧中角色儿时阶段,或角色本身幼龄化,都是为作品增色添香色小角色。功能也就相对单一和纯粹:或乖巧可爱或搞笑卖萌。但在都市剧中,小演员更容易找到适合自己的角色,这是因为:一方面,他们的年龄较为符合都市剧中人设;另一方面,偏重家庭、教育剧情的剧本,与小演员的身份契合度高。

  小演员们火了之后,便拥有更为广阔的生存空间。15岁的苏魏舞,年龄很小,戏龄很长,出演林黛玉火了之后,又拿下了《亲爱的麻洋街》《风起霓裳》等剧本。11岁的刘楚恬曾出现在《秦时明月》《小爸妈》《芈月传》《知否》等剧中,还有待播剧《小舍得》。低龄出道,在各种热播剧中的刷足了脸面,似乎是大多数童星共同的成长指南。

  更多的童星,则在“就业”的同时兼顾学业,杨紫、张一山、关晓彤、张雪迎、宋祖儿、吴磊等90后演员都是从童星出道,经历了求学沉淀自我,再强势回归荧屏的相同发展曲线。当然,也有在事业巅峰息影求学,再回归物是人非的选手。比如,被誉为“中国第一童星”的小叮当,代表作有《人小鬼大刘罗锅》《神雕侠侣》《霍元甲》《无敌县令》等,让他获得了同龄人难以匹敌的地位和名气,但他求学回归后却无戏可拍,只能转型做幕后。

  这也说明,鲜花掌声、名利荣誉对于小演员来说是一把双刃剑。一方面,名利双收的诱惑,小小年纪就能拥有追求人生价值的机会。另一方面,不少家长为了童星光环放弃个人事业,陪孩子提前进入成人游戏规则。而演戏占据了学习、生活时间,让孩子沦为赚钱工具,剥夺了孩子童年,稍显急功近利。

  当下的市场中,有大量小演员在随时待命,他们怀揣着演员梦,热爱表演,从童年、少年时期就明确了自己的目标。但相比过去的《家有儿女》捧红了杨紫、张一山,《快乐星球》捧红了丁凯乐、莲蓉包、多面体,《少年包青天》中的释小龙以及“国民闺女”关晓彤等高国名度的童星,现在童星的国民度、辐射范围已大不如从前。这是因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内容的垂直化,受众的圈层化,万人空巷的爆款剧可遇不可求,演员有了更多元的出道机会,童星们想要一夜爆红,也变得越来越难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腾达会